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西城门的守卫也都是武京卫,武京卫总共有六七千兵马,大都是分落在京城的各署门之中,其最高的行政长官,自然是武京卫统领。

    但是其中却有一支人马极其特殊,他们虽然也隶属于武京卫,但是却并在署门当值,而且他们最高的长官虽然只是一名都司,可是武京卫的统领却是无法指挥这名都司,这名都司的指挥权,直接隶属于皇帝陛下。

    这支人马,就是专门用来守卫京城十门的十门都司府,都司府的最高长官是十门都司,虽然编制在武京卫之中,却不属于武京卫统帅,他们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十门都司府就像神衣卫白楼一样,也是直接听命于皇帝。

    十门都司府的人马并不多,加起来也不过千人而已,卫戍十门,其营地也几乎都是驻扎在城门附近。

    西城门作为京城四大正门之一,守卫的兵力自然是多一些,时刻保持拥有六十人,三十人守卫在城头,另外三十人则是守在城门之下。

    每日里,他们的主要职责,除了对来往行人车辆进行检查,便是早开城门晚闭城门,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无聊,可是却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衙门。

    寒风呼啸,西城门之下,一名卫校正摇摇晃晃走过来,打了个哈欠,走到城门边上,瞧见城门下已经聚集了几十号人。

    这些人都是要出城,只是距离辰时二刻还有一段时间,只能等待。

    守城的兵士,严格按照时辰开关城门,这是不能有一丝马虎的,专门有兵士负责看时间,卫校伸了个懒腰,问道:“什么时辰了?”

    “回大人,已经辰时一刻了,还差一刻。”

    卫校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天色,冬天天亮的晚,但是此时也已经是蒙蒙亮,他挥了挥手,已经有一名兵士大声叫道:“都排好了,马上开城门了,一个接一个来,不要抢。”

    等着出城的人们立时排起了队伍,忽听得后面传来马蹄声响,只见到几名骑马的随从护着一辆马车正迅速靠近过来,那卫校瞅了一眼,对身边的士兵笑道:“你猜那是谁的车子?”

    “小的不知道,卫校大人,难道你知道?”

    “你这驴脑袋。”卫校打了个哈欠,骂道:“你在这里当值是一日两日?这么没有眼力界,那是刑部右侍郎顾大人的车子,打我们这西城门出去多次,老子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大人目光敏锐,小的佩服。”旁边士兵嘿嘿笑道。

    卫校抬脚踢了一下,随即笑道:“前几次,倒没见顾侍郎这么早就出门。你们可知道,这刑部最近到处抓人,京里头抓,这京外也抓,不过这到地方上抓人,油水一点少不了,也难道这些大人们这么早就起来。”

    说话之间,那马车已经靠近过来。

    卫校已经迎上前去,瞧了一马当先的马仲衡一眼,拱手笑道:“顾大人这是要出京去?”

    马仲衡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卫校走到马车边上,恭敬冲着车子里道:“顾大人,城门还没开,要稍等片刻,老大人不要怪罪。”

    车里只是“嗯”了一声,也不多言。

    卫校又向车夫道:“几位弟兄,顾大人公务紧要,你们就不要在这后面等着,先往前面去,等开了城门,你们第一个出城去,莫耽搁了侍郎大人的大事!”

    那车夫呵呵一笑,一抖马缰绳,前面立刻有兵士叫喊着让队伍往后退一退,马仲衡等人上前去,排在了城门最前面。

    排队的人们见到是官车,自然也不敢多言。

    这城门卫校知道很难和刑部侍郎攀上关系,让马车排到前面,举手之劳,心中却是想着哪天这位侍郎大人一高兴,想到自己,未必不会给自己更好的前程。

    马车内的齐王等人,此时却是紧张无比。

    他透过帘子缝隙,可以看到那厚重的城门就在前方,只要城门一开,马车出门,就算是暂时脱离了牢笼。

    越是此时,他越是紧张。

    这一夜当真是惊心动魄,发生的事情他此生难忘,如今距离脱身只有一步之遥,不到一刻钟后,城门打开,便可出去,他只希望能够安全地挺过这短短时间,心在嗓子眼,唯恐在这最后一刻,太子的人马突然追上来,那么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时间流逝,其实一刻钟实在不算长,可是不但齐王感觉度日如年,其他人也都是觉得时间像静止一样,这四周都是武京卫的兵士,但有一丝破绽,后果不堪设想,凌霜两只粉拳紧握,闭着眼睛,呼吸很轻,却很短促,显然心中也是异常的紧张。

    猛听得一阵马蹄声响,那马蹄声不在少数,有十几骑之多,隆隆马蹄声从后方传来,如同惊雷一样。

    车外的马仲衡等人,车内的齐王等人,心中都是一紧,仇如血已经欺身上前,窜到车后厢,这车子专门设计,后面有小孔,从孔中可以看到马车后方的情景,仇如血眼睛凑到洞孔上,只见到后面是排队出城的人们,而远处,一队人马飞奔而来,如狼似虎。

    仇如血已经握紧刀柄,车内其他人见仇如血如此,更是觉得出了变故,齐王脸色顿时变的苍白,卢浩生也已经眉头紧锁。

    那一队人马来得好快,根本无视排队的人们,径自骑马到了城门下,就在马车边上纷纷勒住马,马仲衡不动声色,目不斜视。

    这一队人马都是穿着普通的棉衣,带着棉帽,可是腰间微隆,马仲衡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的腰间都是佩刀,只不过用掩在了棉袍之下,显然是故意不让人看出他们佩刀在身。

    马仲衡行伍出身,不但一眼看出这些人都佩了刀,而且一眼也看出他们都是军人出身,在军队中呆过的人,和普通人绝对不同,马仲衡也是军人,能够敏锐地从他们身上嗅到军人的气息。

    领头那人扭头看了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