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12-11-13

    同仁馆修葺工程终究还是要有结果,楚欢带着度支曹几名官员,亲自往同仁馆考察了一遍,在工部和吏部两部官员古怪的目光中,硬是将需要修缮的地方都做了记录。

    工部负责修葺,但是如何修葺,却是要按照礼部的意思来办,礼部右侍郎段郑鸿负责此事,听闻楚欢带人实地考察,立刻赶来,当他赶到同仁馆的时候,楚欢已经考察完毕,领着部下正要离开,郑鸿却是拦住去路,怒道:“楚欢,你是不是想抗旨?”

    他一过来,就给楚欢扣上罪名,敌意不小。

    楚欢虽然只是主事,但是对郑鸿这位侍郎却没有丝毫的畏惧,淡定自若道:“郑大人的话,下官听不明白!”

    “圣上下旨,要大修同仁馆,工期极短,可是据本官所知,你在户部却是卡着银子,修葺的费用迟迟未到,你这岂不是抗旨?”郑鸿自然已经知道楚欢在户部的所为,冷笑道:“耽搁了工期,到时候不能按时竣工,你小小的户部主事,能吃罪的起吗?”

    楚欢皱起眉头,淡淡道:“大人难道没有看见,下官今日前来,不正是办理此事吗?”

    郑鸿抬手指着楚欢,“本官听说过,度支曹已经核算出费用,本来银子已经批复下来,可是你却为了一己私利,公报私仇,为了整治窦易,一再耽搁此事。”他冷哼一声,“楚欢,本官劝你,年轻人还是不要太气盛,这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他话声之中,却是暗含威胁之意。

    楚欢却是冷冷道:“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抬起手,将郑鸿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扒开,淡淡道:“郑大人,你也不用着急,户部管着银子,银子每一分用途,都是要经过度支曹用心核算,可不是别人说多少便是多少。”竟是不再理会郑鸿,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忽地想到什么,转过头来,淡淡道:“对了,郑大人,下官冒昧,有一句话还请你斟酌!”

    楚欢一个主事,在郑鸿这位侍郎面前毫无谦恭之态,甚至当着众人之面扒开郑鸿的手指,四下里的大小官员见到,都是惊讶无比,不少人心中都觉得要么是楚欢新官上任初入官场不懂规矩,要么就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郑鸿显然也没有想到楚欢竟是如此大胆,脸色发青,冷笑道:“你想说什么?”

    “大人好歹也是一部侍郎,朝廷重臣。”楚欢慢条斯理地道:“用手指指人,这是大街上的地痞无赖做的事儿,下官斗胆,还请大人改掉这个毛病!”

    “你……!”郑鸿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昏过去。

    旁边的官员们也是大惊失色,一个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楚欢,就是楚欢手下的几名度支曹官员也是骇然变色。

    按照常理,楚欢一个新提拔上来的官员,在京城混迹,便应该广结善缘,尽可能地讨好逢迎高官,给自己增加人脉,就算不这样,也绝不会如此冒犯高官,当众得罪。

    不少人都觉得楚欢这小子是混了头了,京城之中,可没有这样犯楞的官员。

    “好……!”郑鸿缓过气来,怒极反笑:“姓楚的,你这是小人得志,不要急,银子没能及时批下来,同仁馆不能按时完工,到时候本官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楚欢淡然一笑,不急不躁:“郑大人,下官也不说拐弯抹角的话,同仁馆的费用,我度支曹会用心核算,在没有核算出来之前,你们这边一文铜钱也得不到。不过我度支曹办事不会太差,这两天就会有结果……!”他走近过来,距离郑鸿甚近,轻声道:“郑大人如果想到时候故意耽搁工期,然后将责任推到下官的身上,下官绝对不会辩驳。不过话说回来,下官小小主事固然要承担责任,郑大人总领接待西梁使团的责任,如果在西梁使团到达之前还没有将同仁馆修葺好,只怕麻烦更大。”

    郑鸿目光如刀,他身在官场多年,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这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官场之上明争暗斗自然从不缺少,但是哪怕斗得你死我活,但是表面之上,却都是不动声色,甚至是表现得十分的和谐,笑里藏刀,乃是官场最普遍的交流手段,但是这个年轻的官员,说话却是如此直白,这让郑鸿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楚欢已经带着部下离开。

    ……

    ……

    度支曹终归还是有能人,说来也怪,楚欢对同人馆进行考核,带着度支曹的人大张旗鼓地重新核算修葺费用,户部尚书却保持了缄默。

    直到将核算费用全都核算出来,胡不凡也没有过问过此事。

    反倒是郎毋虚,这两日却变得热情起来,楚欢刚入户部,郎毋虚对楚欢的态度明显是充满着极深的敌意,但是这两日下来,郎毋虚却和蔼了许多,两次找到楚欢,只说度支曹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解决,对楚欢十分的亲热。

    郎毋虚如果横眉冷对,楚欢倒是能够适应,如今他表现的和蔼亲热,反倒是让楚欢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郎毋虚这个人,楚欢第一次看到他,就感觉此人满肚子花花肠子,脑子里鬼主意多,要小心提防,突然改变态度,楚欢更是提防起来,只怕此人是在给自己设什么圈套。

    按照度支曹核算出来的费用,同仁馆要重新修缮一番,甚至用不上十万两银子,按照成例,工程费用在核算的成本上,都会添加两成,用作意外的费用,所以同仁馆最终的费用,在十二万两银子之内,这已经是按照最高标准进行核算。

    楚欢拿着核算出来的结果寻到胡不凡,本以为胡不凡定然还要为难,谁知道这次胡不凡倒是痛快得很,不但没有为难,反而当着楚欢的面将窦易大大的责骂了一顿,责骂窦易办差不力,有所疏忽,楚欢听在耳中,心里却是觉得好笑,如果轻易疏忽,能够疏忽出三倍的差距来,窦易那也就是糊涂到极点,早就不该在度支曹待了。

    他也明白,因为自己手里还握有那份公函,胡不凡显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葛,毕竟户部每年要拔出去的银子数以千万计,如果因为几十万两银子闹出事情来,显然是得不偿失。

    胡不凡在同仁馆的事情上算是退了一步,但是因为此事,日后在其他事情上,胡不凡定然会紧紧盯着自己,稍有疏忽被胡不凡抓住把柄,胡不凡定然会痛下杀手。

    盖了印,对楚欢来说,同仁馆之事便到此为止,后面的事情便是与他无关了。

    不过他心里明白,经过此事,自己定然已经名声在外了,不过显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至少已经结下了不少的仇家。

    此事一了,严宅那边却已经修缮完成,这日王甫便带着西门署的武京卫,将皇帝赐下的百匹绢送去严宅,不过楚欢倒是讲究,西门署从上到下共是三十八人,楚欢让王甫留下了三十八匹绢,每人一匹,这上等的绢,一匹便值不少银子,众人都是欢喜。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