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凤策长安最新章节!

    一场突如其来又迅速湮灭的叛乱,将原本就风云暗涌的京城彻底搅乱了。城中禁军士兵被大量更换,禁军的将领也有不少受到了牵连。更不用说朝堂上的官员了。安信郡王叛乱之前,跟安信王府走得近的官员不在少数,更有不少甚至是直接归附了安信郡王想要图一个从龙之功。如今安信郡王死了,安信王府自然也是树倒猢狲散,刹那间土崩瓦解。但是那些曾经投靠安信郡王和插手过叛乱事情的人却还是免不了被秋后算账。每日都能看到官员权贵被人从自己的府中拉出来,锁拿带走。几天前原本还高高在上的一个个家族一瞬间便都成了阶下之囚。

    京城里乱成一团,楚凌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神佑公主未来驸马在安信郡王叛乱那天也出了事情如今正昏迷不醒,神佑公主根本无心理会别的事情,一心一意在府中照顾着未来驸马呢。

    经过了这一场大乱,京城的权贵倒是没有几个人还有心思再去招惹神佑公主了。叛乱那夜他们即便是没有亲眼看见也是听人说起过了。若不是神佑公主带人入宫救驾,说不定陛下就真的被安信郡王给杀了。更不用说在所有人不是一团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是紧闭家门只求自保的时候,还是神佑公主带人整顿城中未曾翻盘的禁军,重新将整个京城安定下来。别人如何想没有人知道,但是未曾叛乱的将领却大多对神佑公主赞不绝口。毕竟楚凌几乎救了半数禁军的高级将领,武将大多是心性率直之辈,救命之恩自然不能不报。

    公主府后院里,楚凌有些慵懒的趴在水池边的栏杆上喂鱼。

    “启禀公主……”府中管事匆匆过来恭声道。

    “不见。”楚凌淡淡道,这已经是这几天来第十几个被她拒之门外的求见者来着?这些人,闲着没事天天恨不得把她骂的羞于见人,如今有事了倒是跑的勤快。

    管事顿了顿,还是道:“玉六公子和云公子来了。”楚凌皱了皱眉,这才坐起身来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公主。”公主这两天心情不好,管事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应声退下了。

    不一会儿功夫,桓毓和云煦并肩走了进来。看到楚凌靠在柱子边上,有些懒洋洋地模样桓毓微微挑眉道:“已经五天了,君无欢还是没醒?”楚凌睁开眼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云行月说快了。”只是云行月每次都这么说,但是君无欢到底什么时候能醒,他自己其实心里也没有书数。楚凌纵然心性沉稳,但是面对这么个局面也还是难免有些心情低落。

    桓毓倒是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云行月既然说能醒,那就肯定能醒吧?

    楚凌起身对一边的云煦点了点头,问道:“云公子的伤势怎么样了?请一边坐下说话吧。”云煦微微拱手笑道:“多谢公主。”

    三人走到另一边院子里的桌边桌下,等到侍女上了茶水退下,楚凌方才道:“云公子有伤在身,怎么不多休息两天?”云煦笑道:“多谢公主关心,不过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若真的伤了云公子,我可不好向云翼交代。”一起自己的三弟,云煦的笑容倒是更多了几分暖意,“云翼在北晋,有劳公主照拂。”

    楚凌道:“云公子不必客气,他也帮了我不少忙。”

    桓毓看看两人,挑眉道:“我看两位就不必客气了,不如咱们还是说点正事吧。”

    楚凌微微扬眉,“什么事?”

    桓毓道:“事情过了这么多天了,神佑公主也不肯见人。外面都在传,未来驸马活不久了。”楚凌微微勾唇,淡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个公主竟然这么重要了?他们不是应该希望我最好大受打击,从此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对么?”桓毓嗤笑道:“原本他们大概真的是这么想的,不过这次的事情过后,谁还敢那么想?”在世人眼中,神佑公主可是以一己之力平息了一场叛乱的人。

    楚凌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桓毓耸耸肩道:“别人可不这么想。”最重要的是,神佑公主如今在平京年轻一代的青年才俊中,人气高的吓人。年轻人总是要比那些老古板容易接受新鲜事情一些,虽然说女子应该以娴静为主,但是突然出现一位像神佑公主这般厉害的女子,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哪怕是许多读书人,因为先前对那些文官的失望,如今也轻易不会出言抨击神佑公主了。

    楚凌道:“随便他们怎么想吧,等朝堂上安静下来再说。这次清理了安信郡王一党,朝堂上应该能安生一些日子了吧?父皇这几天应该挺忙吧?”

    桓毓点头道:“这倒是,陛下若不是忙得不可开交,只怕早就亲自出宫来捉人了。不过眼下我听到了两个消息,公主殿下要不要听一听。”

    楚凌挑眉看着他,示意他有话直说。桓毓悠然道:“第一个嘛…有人希望陛下能尽快定下皇嗣,以免再发生安信郡王的事情。另一个…未来驸马不是要不行了么,好像有不少人想要替公主重新选一个驸马呢。”

    “咳咳……”楚凌闷咳了两声,有些惊愕地看向桓毓,“你说什么?重新选驸马?他们又打算塞一堆挖瓜裂枣给我选?”平京这些权贵世家眼高于顶,对于她这个公主其实压根看不上。先前说是想要为她选驸马,其实人选基本上都是各个家族不争气的纨绔或者弃子。真正寄予厚望的长子嫡孙,想都不要想。楚凌甚至怀疑,永嘉帝之所以那么快答应君无欢,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些人推出来的人选太上不得台面了。就算未来驸马真的不太行了,她觉得那些人也更希望她守一辈子的望门寡。

    桓毓公子摇头道:“这次你可是猜错了,听我祖母和母亲说,这一次各家可都是很有诚意的。”

    “哦?”楚凌不解,“我还以为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他们应该对我更加的避之唯恐不及才对。”

    云煦对此倒是很能理解,低声笑道:“这倒是不难理解,一个不守规矩却受尽宠爱的外来者和一个不守规矩受尽宠爱却能力卓绝的公主,总还是不同的。公主行事虽然有些…呃,与众不同,但是能力却是真的出类拔萃无人能及的。若是能有公主这样一位当家主母,对于一些家族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楚凌撑着额头道:“所以,云公子的意思是,先前他们讨厌我,存粹只是因为觉得我没有能力?”

    云煦笑道:“不是普通的能力,若是公主的能力只是略强于天启的大家闺秀或皇室贵女的话,这些权贵世家也不会动心地。但是现在公主……”现在神佑公主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人们所能理解的皇室贵女,甚至哪怕就是跟平京最出色的青年才俊想必,神佑公主也依然是能够独领风骚的存在。这样的女子,规矩什么自然都可以为她让步了。有眼光的人自然也能够明白,如果有这样一位公主下嫁,对家族到底会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

    楚凌摆了摆手,淡然道:“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我都没有兴趣。让他们最好安分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桓毓公子点点头,“行,我会请祖母和母亲将你的意思传出去的,神佑公主对驸马一往情深,今生绝不会多看别人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