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老贱头贪心招祸,一枚金币沒赚到,反倒赔出去五百三。脑袋肿了,舌头伤了,又被吓得半死。

    这也太冤了,可又能怪谁呢?

    招惹谁不好,老贱头竟敢招惹逸尘,被逸尘隐身回來,拿走了钱袋,遭工头一阵猛踹,简直是自寻倒霉。

    逸尘掂了掂手中的两只钱袋,往怀里一揣,吹着口哨,离开了入口处。

    经过这么一折腾,逸尘到外围矿区三队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从看门老头那儿,领了被辱,再到工棚,大多数劳累了一天的矿工们,已经躺下歇息了。

    将军府的管理,果然不同寻常,就连睡觉的床位,也是根据号码,一个萝卜一个坑,安排得井井有条。

    二百八十五号床铺,在工棚比较靠里面,沿着门口一排排铺位,挨个过去,快到尽头的时候,才是逸尘的位置。

    看着床头的号码,逸尘确信自己沒有走错,放下被辱,却发现床上有人,而且还是两个。

    靠过道的一位胖一些,里面那位稍微瘦一点,不过比逸尘至少大两个圈。

    这两位与其他矿工睡觉的姿势不同,是横着睡的,头脚分别占用了三个铺位,逸尘的正好处于中间位置。

    “喂,起來让让,这是我的床位。”逸尘推了推胖子,轻轻的喊了一声。

    虽然工棚内,还有几位躺在床上,看着逸尘,神情淡漠,毫无热情可言,但身边这两位却是酣然大睡,对逸尘的喊声沒有一点反应。

    “醒醒。”逸尘又推了一下,力气稍微大一点,还是沒用。

    “起來…”看來这家伙睡得太死,只有大声叫喊才行。

    “谁?”这下有反应了,而且反应特大,不过外面这位沒动,而是里面的那一位。

    像是突然受到惊吓,一骨碌坐起來,睁开双眼,茫然四顾。

    看到逸尘推的是胖子,好像跟他无关,便又躺了下去,准备继续睡觉。

    “喂,老兄,你占了我的位置。”见那位睡眼惺忪,逸尘耐住性子,提醒道。

    “哦,你是新來的?”随口应了一句,翻个身,想了想,觉得不对,又坐了起來:“这里一直空着,我们习惯了,这就让。”

    “胖哥,起來,让位子。”叫了一声沒应,便顺手在胖哥的脚底挠了一下。

    “小肥,你干嘛?”这下倒挺灵光,胖哥脚一缩,醒了。

    看到逸尘站在一旁等着,赶紧躺回自己的铺位,小肥也不好意思的朝逸尘笑笑,算是打招呼。

    等二人各自归位,逸尘傻了眼,两边都是胖子,再怎么躺,二百八十五号的床,都只剩下小半的位置。

    工棚内是大通铺,可能是矿工人数比较多,号码挨得很紧,每人只有二尺的宽度,长度却有七尺多。

    逸尘侧着身子,勉强在空隙中挤进去,却根本沒法动弹。

    旁边几位还沒睡的矿工,见逸尘夹在两个胖子中间,一副狼狈样,忍不住笑了起來。

    “哎,叫他们也侧过來睡,不就够了。”对面一位稚气未脱的工友,善意的提醒逸尘。

    “浩峰,管什么闲事,睡觉…”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随后有人拉了他一下。

    逸尘朝那个叫浩峰的点点头,算是答谢,但即使让这两个家伙侧着睡,位置也不见得大多少,那样,三个人都沒法睡。

    不得已,只好再次弄醒胖哥和小肥,干脆还是恢复到之前那样,横着睡,反而宽出來一尺多,尽管不是很宽松,却也不会动弹不了。

    嘀铃铃铃……

    天还未亮,逸尘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干活了,干活了…”大家在工头的不停吆喝下,很不情愿的从铺位上爬起來。

    “就知道催,累死了。”

    “这几天小心点,工头心里有火呢。”

    “快点吧,别招惹他……”

    矿工们一边嘟囔着,一边懵懵懂懂的往外走。

    “二八六,你他妈的,你昨天晚上交给仓库的是什么?”

    刚出工棚,二八六号,也就是胖哥,就被工头一脚踹了个趔趄。

    “火药啊,剩下來的十五斤火药,怎么了?”

    胖哥揉了揉屁股,茫然的说道。

    “老周,你拿过來,给他看看。”工头对着身后吼了一声。

    “根本不是火药,是黄土。”老周扔过來一个里面包着油纸的袋子,气愤的说道:

    “我看二八六老实,上几回也是他交过來的,昨晚就沒有查验,谁知道偏偏被他骗了。”

    将军府采矿区,挖矿石的方法比较先进,用大锤将铁钎在山崖上凿一个眼,埋入一定量的火药,然后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劈天斩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给力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江边一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边一闲并收藏劈天斩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