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盛华最新章节!

    银贵陪老莫喝了大半夜的酒,老莫喝的大醉,第二天临近中午才醒,见他醒了,银贵交待了一句,拿着钓杆鱼食出来,接着钓他的鱼去了。

    老莫认认真真洗的干干净净,换了身衣服,出来先去寻银贵。

    “老葛,你陪我走一趟。”老莫找到已经钓了两条鱼的银贵,蹲在他旁边道。

    “我跟老陈不认识……”银贵皱着眉,看着老莫,一句话没说完,叹了口气,“唉,你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行了,去就去吧。”

    银贵一边说,一边收起钓杆,拎着那两条鱼送到小饭铺子里,洗了手出来,在旁边香烛铺子里买了两刀纸,和老莫一起往镇子另一头的老陈家过去。

    老陈家的青砖院子十分气派,这会儿大门洞开,门上挂着白灯笼,大门里,僧道各站一边,嗡嗡的念着经做着法。

    老莫垂着头,从大门一边进了院子就不停的掉眼泪。

    院子正中搭着棚子,棚子下最显眼的,是那具黑漆漆,带着几分阴森的棺木,棺木两边,跪着十来个人,老陈媳妇一身重孝,半坐半跪在棺木前,厌恶无比的看着抹着眼泪进来的老莫。

    老陈的儿子陈大拄着孝棍迎上来,没等跪倒就被老莫扶起来。

    银贵跟在老莫后面,将两刀纸放到进棚子的长案上,上前半跪上了柱香,站起来,打量着四周。

    棺木非常厚实气派,僧道人数众多,衣饰鲜亮,看来都是大寺大观出来的,香烛纸钱帷幔挽联,都相当不错。

    这是场极其体面风光的葬礼。

    老莫磕了头,站起来,拧头避着毫不掩饰对他一脸厌恶的老陈媳妇,轻轻拉了拉陈大,“大侄子,我有话跟你说。”

    这会儿没什么来吊唁的人,陈大跟着老莫,出来棚子,站到院子一角,银贵跟出来,不远不近的站着。

    “大侄子,你爹走前,醒没醒过?留了什么话没有?”老莫低低的问话里,透着几分卑微。

    陈大脸上流露出几丝似有似无的鄙夷和厌恶,话却十分客气,“多谢莫叔,阿爹伤的重,从抬回来到走,没睁过眼,好在走的时候人平平静静,没受什么大罪。”

    “大侄子,你爹是被人害死的。”老莫左右看了看,往前半步,低低道。

    “莫叔别乱说。”陈大话接的极快,“阿爹跟人无怨无仇,谁会害他?”

    银贵看了眼陈大。

    “十三四年前那件事,你爹跟你说过没有?这十来年,你爹一直担心这事,怕被人灭口,大侄子,你爹,只怕这是被人灭了口。”老莫又靠近了半步,声音压的更低。

    “莫叔别乱说。”陈大拧起了眉,“我爹从来没提过,莫叔也知道,我爹一喝多了酒,就乱说话。莫叔又不是不知道我爹,醉话不能当真。”

    “不是醉话,你爹……大侄子,你爹,他冤啊,他是被人害死的,那……”

    “莫叔别乱说。”陈大打断了老莫的话,“听说阿爹摔伤了,将军立刻就派了管事过来,请咱们江阴最好的大夫,又让人去杭州城请大夫,光老山参就给了好几根,自家人也没这么尽心。”

    老莫张着嘴刚想说话,陈大抢过一句,接着道:“阿爹没能救过来,管事说将军难过的早饭都没吃,又拿了一百两银子过来,连这具棺木,都是管事帮着才寻到的,要不然,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寿材?莫叔别乱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