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纣临最新章节!

    十九世纪,曾有一位法国作家在他的作品中将伦敦的下水道描述为“一个可怕的大地窖”,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这话还是挺贴切的。

    但到了二十三世纪,连下水道里都处处装上照明设备了,于是,这地方便不再有当年那种“可怕”的氛围,剩下的仅仅是恶心了。

    如果我是一名漫画家,我会画一部把世界各地的城市进行拟人化的漫画,在那部漫画里,佛山会是一名身着长衫的武师、大阪会是一个表情浮夸的谐星、巴黎会是一位时髦善变的女郎、而伦敦……则会是一个肥胖拘谨的大叔。

    这个大叔衣冠楚楚、大腹便便,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他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但还是无法完全消除那股子肥胖中年人的油腻感……所以他烟不离手,总是把自己藏在缭绕的烟雾当中,并拿着一张报纸,凝望着一些自己未必关心的消息,假装自己仍是世界的中心、众人的焦点,然后骗自己——他的意见仍然很重要。

    很多人把下水道比作城市的血管,照这个说法的话,伦敦的下水道应该就是大叔的动脉。

    那里流淌的,与其说是血,不如说是油……厚实的、污秽的油脂。

    这些凝固阻塞的肥厚污物不但养出了不少巨大的老鼠(当然也没有大到斯普林特老师的那个程度),还生成了大量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气体。

    尽管每隔一些年水务公司都会花费大量的资金给这里做“脱脂式”清理,但根本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过解决,除非你能让那些活在中产阶级美梦中的傻瓜不再把那些能让他们在二十多岁就患上脂肪肝的食物冲进下水道,否则这事儿就会周而复始。

    综上所述,至今为止,伦敦的下水道至少有80%以上的区域仍是彻底对外封闭的,是一般人禁止进入、也不愿意进入的。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若不戴上氧气面罩、拿上气体监测仪就在下水道里乱走,遇上甲烷和硫化氢超标的地段,没准就会死人。

    事实上,几乎每年都会有几则酒鬼或流浪汉误入下水道最后因硫化氢中毒而死的新闻。

    而这种新闻……就像你偶尔会看到有人买彩票中了几千万大奖的那种新闻一样——未必是真的。

    从逻辑上来说,制造“有人中了彩票大奖”的新闻是为了让看到新闻的人去买彩票,那么,简单地推理便可知,制造“去了下水道可能会死”这种新闻,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去下水道。

    谁会制造这种新闻呢?那肯定是盘踞在下水道里的人咯。

    “杀手联盟”,就是一群把大城市的下水道当作据点的家伙;除了水晶郡以外,所有欧洲一线城市的下水道里都有他们的据点。

    对这种以“杀人”为业的组织来说,偶尔干掉几个酒鬼和流浪汉,再买通当地媒体发点假新闻也是很容易的事。

    他们这样操作已经有很多年了,虽然这个组织的历史并不如“阡冥”那么悠久,但他们的根基也绝对不浅。

    今天,杰克就在一名杀手联盟的干部……即在公园和他接头的那个“假盲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伦敦下水道中的杀手联盟总部。

    因为走的都是“安全区域”和“暗道”,所以他们并不需要氧气面罩和监测仪,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在穿过了几条走廊后,杰克进入了一间类似会客室的房间等候;房间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两名穿着夹克、身怀武器、且神情冷漠的杀手,他们分别站在门侧的角落和另一个对角处,而这个房间里的座椅和桌子都位于房间中间的区域,因此,杰克落座之后,便自然地成了一种“腹背受敌”的状态。

    当然,杰克不在乎这些,更加险恶的环境他也能应付,这种只是小场面而已。

    咔——

    不多时,门被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长得非常像电影里那种常见的街头打手,他剃了个光头、满下巴都是胡渣子,长了张“莽夫脸”,身材也练得相当莽。

    他上身穿了件紧身的短袖T恤、下半身是牛仔裤;下半身就不提了,单说上半身,那紧身的短袖下,他隆起的肌肉、魁梧的躯干、看着仿佛能倒拔垂杨柳的胳膊……都让人印象深刻。

    有些人,你看到他的肌肉会问一句:“你有在健身吧?”,但这个男人,属于那种你根本不会问、直接就在心里认定他每天健身六小时以上的类型。

    “你好,安德森先生。”这壮汉一进来,就顺手带上了门,颇为热情地跟杰克打了声招呼,并礼貌地伸出了右手,“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古斯汀先生。”杰克不卑不亢地应了一句,并起身与对方握手。

    两人的右手握住的刹那,古斯汀立刻就开始加力,他加了多少力呢……大概就是可以把苹果握碎的那种力道。

    这并非是攻击,而是试探,他只是想试试被称为“杀神”的男人到底会对此有什么反应。

    结果,一秒后,古斯汀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指都扎进了他自己那厚实的手掌中,捅出了四个浅浅的血窟窿。

    他并未意识到杰克使用了“时停”,所以他也不知道杰克的手是如何收回去的,当然了,这都不重要……

    “呵……有点儿意思。”古斯汀爽朗一笑,大大咧咧地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擦鲜血淋漓的手掌,随即转身在靠近自己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请坐吧,安德森先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