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最快更新纣临最新章节!

    深渊之壁是一堵长度逾十三公里的围墙,依靠人力作为其主要守备力量无疑是不稳妥的,因此,在设计之初,工程师们就已决定将壁内外95%以上的警备工作交由智能探头和自动化武器来完成。

    在深渊之壁的西、南两侧,各有一个出入口,入口的哨站内只有少量的警卫驻留,且他们的任务只是对电脑发来的警报做出处理和反馈、顺带看看大门而已。

    而东、北两侧,由于被普里皮亚季河所环绕,且“九狱”本身就有一部分建在河床之下,所以干脆就采取了“全自动防卫打击阵”的设计;从那两侧侵入墙内的活物,直接以“侵入者”论处,不需要经过人工识别,武器系统就会来个“先斩后奏”,警卫们只需在目标被击毙后过来收尸就行……至于能收到百分之几的“尸”,这个得看运气——有些目标被击杀后还能看出形儿来,还有些直接成渣的,也说不清到底是人还是什么……

    1月15日,凌晨,三点十分。

    一艘老旧的渔船从河面上缓缓驶来,驶入了深渊之壁北侧外围的防卫网。

    虽然船本身以及船上的人都没有在探头的可视范围内做出任何异常的举动,但围墙顶端的那些“电子哨兵”们还是非常敬业地盯住了他们。

    在二十三世纪,即使是民用摄像设备的“智能识别”机能也已非常强大,军用的就更不用提了;此刻,只要眼前这艘船的船体或者船上的乘客对着围墙亮出疑似远程武器的东西……哪怕是弓箭或者飞刀,墙体内的防卫炮也会立即触发、锁定目标、并播放“立即解除武装并投降”的警告广播。广播播放之后,假如目标在十秒内未照做、或者干脆发起了攻击,那系统就会开始运行歼灭程序。

    毫无疑问,在这样的防卫力量面前……正面突破,是很不智的。

    当然了,船上的众人,也并没有正面突破的打算。

    这艘渔船,只是一个幌子,类似于灯笼鱼鼻前延伸出来的发光器……其水面上的部分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船舱底下连接着的水下钻机才是干活儿的家伙。

    或许有人会问了,有这设备,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开艘潜艇过来呢?很简单,深渊之壁的防御系统是带雷达的,尽管其探测的范围有限,但百米之内的大型机械肯定逃不过雷达的扫描;如果用潜艇的话,摄像头一扫水面上没东西,但雷达上又有个点儿,系统立刻就会判定是遇到了潜艇……

    在这个星球上,只有两种“合法”的潜艇,一种是联邦自己的军用潜艇,还有一种是数量极少的民用观光潜艇;无论哪种,都是安装着经过军方加密的信号识别装置且不可能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开到切尔诺贝利来的,所以……在这里被确认为潜艇的目标,连“警告广播”的待遇都不会有,直接就会遭到重武器的轰杀。

    但是,渔船就不同了……

    就算这破船长时间停在河面上,电脑也只会盯着它,就像盯着一块体积巨大的、可以在雷达上留下光点的生锈铁疙瘩。

    “我再确认一次,咱们去的不是下水道吧?”当船下的钻机朝着河床猛扎之际,船舱内的方相奇又把这个他十分关心的问题冲博士问了一遍。

    “说了好多遍了,你们进到的地方叫‘隔离层’,跟下水道八竿子打不着的。”博士坐在操作台前看着各种仪表,头也不回的用不耐烦的语气应道,“另外,我也再解释一次……虽然对你来说这是‘往下钻’,但是换成监狱里的视角来说,我们是从‘上方’入侵的,你见过下水道往上走的吗?”

    “我不管。”方相奇撇了撇嘴,“我要是发现自己冲进去以后置身全是屎尿的管道里,我回来的时候就找你算账。”

    “呵呵……”博士皮笑肉不笑地接道,“行啊,谁怕谁啊?反正在我的理解中……‘算账’是一种有脑子的人才能从事的行为。”

    “大战当前,两位都适可而止哦。”在那两人的对话升级为对喷之前,兰斯适时打断并劝道,“本是一米二,相煎何太急啊。”

    于是,他引发了一场三人间的对喷。

    “我告诉你,搁十年前,就冲我这暴脾气,你已经是我肠子里的一坨屎了。”方相奇斜视着兰斯言道。

    “哼……那你想多了,变成屎的最多是这家伙的皮囊而已。”兰斯还没回话,博士就替他言道,“而他那比屎还要糟糕的灵魂……会继续活着。”

    “那也没你的长相那么糟糕就是了。”兰斯也是不甘示弱。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各种毒舌至极的人身攻击张口就来;而在这横飞的污言秽语中,船舱内的另外四人却都显得十分淡定,看来这些日子以来类似的对话他们也没少听。

    大约三分钟后,钻头成功钻破了河床,触到了九狱“隔离层”的装甲板。

    这一刻,九狱内部的防御系统瞬间启动,警报大作,然而……这个系统,跟深渊之壁的防御系统之间并没有逻辑协同机制,所以,在水面上的这套防御系统看来,镜头中的目标并没有做出什么值得攻击的举动。

    “好了,侵入成功,快出发吧。”骂人归骂人,正经事博士也是满不耽误,在钻头突破装甲板的那几秒间,他几乎是踩着点完成了精确的操作,让那已经进入装甲板里层的钻头在一个最适当的深度向四周“绽开”;卡住位置的同时,也露出了钻机内部的通道。

    除了需要留在船上掩护博士的祭者外,其余五人,即兰斯、杰克、薛叔、方相奇、索利德,皆是在博士的话出口时便迅速来到了船舱底部的通道入口,毫不犹豫地鱼贯而入。

    短短数秒,他们就滑过管道,由打开的钻头处进入了博士所说的“隔离层”中。

    这个所谓的“隔离层”,是一个位于九狱和河床之间的缓冲空间;如果把九狱的本体比作一个盒子,那么“隔离层”的外装甲板,就是一个套着这个盒子的、更大一些的盒子。这二者之间,由无数的合金柱连接着,且这些合金柱都有着极高的韧性以及几乎不会因时间而损耗的物理性质……

    这种设计,虽然在施工时既费时又费钱,但只要完成了,就能保证九狱的本体能承受住所有震级在8级以下的地震。

    是的,联邦的设计师们连“地震导致监狱被突破”的因素也考虑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