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给力文学网 www.geilwx.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郗超咬牙切齿,眼中尽是怨毒之火,双拳紧握,可见当年的事情,让他有多么地愤怒:“本来按我给桓温制订的作战计划,需要打通石门水路,保证前线供应。袁真早早地扫清了石门的外围,可是跟桓温当年在关中一样,关键时候迁延不前,故意等燕国慕容德率重兵赶到石门,这样他就有理由完不成任务了,我们前线四五万大军,就因为军粮不济,很快陷入了粮食危机。”

    “桓温再次想逃跑,而我实在不愿这次机会失去,所以提了那个建议,要他干脆全军过河跟燕军拼命,彼时燕军主力在石门一线,而慕容垂分散骑兵去抄我后路粮道,邺城河北其实很空虚,如果我军过河拼死一战,必可取胜,但是桓温却不敢冒险,最后选择了从枋头撤退,被慕容垂尾随追杀千里,终于一败涂地,刘裕,你知不知道,当撤退的时候,我看着黄河的流水,看着河对岸那邺城的远影时,我的心有多苦,多痛,你知道吗?”

    刘裕想到自己两次北伐邺城之后,那种刻骨的痛苦,于心有戚戚,长叹一声:“我当然知道,这种事情,我经历了不止一次。郗超,你既然当年给同伙背叛,如此痛苦,所谓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为何要用同样的手段来坑害和曾经的你有同样热血的北伐后辈?”

    郗超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在嫉妒你吗?大错特错!如果说关中北伐让我知道,桓温不可信,那这次兵败枋头,就让我明白,黑手党亦不可信。那些跟你成天坐论天下,满嘴家国大义的伪君子们,最后关头,却是会在你背后捅刀的那个人,你以为他们只是简单地阻止一次北伐吗?他们是想借燕军之手,借慕容垂的刀子,取桓温和我的性命!”

    刘裕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郗超咬了咬牙:“你道我跟慕容垂是怎么认识的?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当年枋头兵败,我率军断后,掩护桓温逃跑,而我最终被慕容垂追上,部下死伤殆尽,而我也跟在五桥泽时的你一样,被慕容垂所俘虏。”

    刘裕勾了勾嘴角:“想不到髯参军还有这样的经历,难道说你在这次被俘中跟慕容垂成了朋友,让他放了你?”

    郗超点了点头:“不错,因为我告诉慕容垂,不要以为自己赢了,这回他大败桓温,挽救了燕国,形同破国擒君,是不赏之功,回国之后,如果不能自已弑君夺位,必然会给慕容评和可足浑氏所陷害,落得个忠良冤死的下场。”

    “慕容垂最怕的就是这事,所以摒退左右,问我如何才能自保,我给他指了条路,让他放弃兵权,回归辽东故乡,只有这样才能打消慕容纬对他的怀疑,可是他不愿意就此离开军队,我又告诉他,如果不弃兵权,迟早会被陷害,想要保命,只有一条办法,就是出奔秦国,避难于王猛那里,他问我为何不来晋国,我说因为桓温败于他手,以桓温气量,必不容他,定杀之而后快,所以天下之大,他能保命的,只有去秦国。慕容垂沉默半晌,与我秘结好友,放我回晋国,约定有朝一日,我们可以联手做一番大事。”

    刘裕咬了咬牙:“那为什么后来慕容垂派人联系晋国,坑害苻坚的时候,找的是谢安,而不是你?”

    郗超冷笑道:“你懂什么,找谢安本身就是我给他出的主意。桓温枋头失败,不知是黑手党在后面搞鬼,只以为是袁真作战不利,没打通石门,从而让补给中断所至,于是问罪袁真,而谢安和王坦之,利用完袁真之后,翻脸不认人,对其不理不睬,甚至没有反对桓温问罪袁真的奏折,袁真又恨又怕,干脆据寿春作乱,求救于燕国,彼时慕容垂回去后就被夺了兵权,燕军虽然来救,却不敌桓温的兵马,最后袁真城破身死,桓温出了口恶气,稍稍挽回了北伐失利的影响。”

    刘裕长叹一声:“大好局势,就因为你们这些人的私心,斗来斗去,而失去了,你们不会痛心吗?”

    郗超哈哈一笑:“痛心?我为什么要痛心?该痛心的应该是谢安才是,慕容垂在和我一起的时候,给我看过他和谢安,王坦之的秘密书信,谢安的书法有自己的习惯,别人不可能伪造,那个书信,必然是出自他手的无疑,再说了,一开始慕容垂准备杀我,也没必要对一个死囚说谎。我们的粮草,行军路线都是军事机密,若不是位高权重的谢安通过私通袁真,又怎么会泄露给慕容垂呢?从那一刻起,我就对黑手党彻底绝望了。”

    刘裕咬了咬牙:“可是你仍然隐忍了下来,甚至你还继续装得不知此事,跟谢安,王坦之联手,阻止了桓温称帝,这又是为何?”

    郗超冷笑道:“人不可以因为愤怒而作决定,桓温北伐失败,荆州精锐损失惨重,即使捡了条命,也不可能问鼎天下了,因为黑手党必然会组织江东的世家反抗,我太清楚他们的实力了,只要他们愿意,二三十万军队那是说来就来,桓温根本不可能征服江东,国家会陷入长久的分裂和内战,再难统一,这只会让北方胡人趁虚而入,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再说了,桓温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让他当皇帝,以他当时的高龄,身后诸子和兄弟相争,也必然会国破家亡,理性考虑,只有先阻止桓温,再徐图向谢安和王坦之报复。”

    “谢安和王坦之毕竟也有高下之分,虽然同为黑手党重要成员,但王坦之很快身死,换了他人继任,这样一来,在黑手党中,谢安成为一言九鼎,说一不二之人,这也是他可以在相位上一干二十年,无人可以动摇其权威的原因,他为了阻止我继桓温之后接掌荆州,甚至不惜与桓冲联姻,并在一系列的朝政上向桓冲让步,说到底,还是防着我,怀疑我知道枋头之战的真相,向他出手报复而已。不过,我知道谢安早晚想真正地一统天下,包括一统黑手党,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人,直到他让谢玄组建北府军,我才意识到,机会来了!”

章节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给力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指云笑天道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云笑天道1并收藏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